恶心的人,忽扰

那些智障有多远滚多远

再次申明,我没有借过谁的梗,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我问心无愧。至于有人退圈那是他自己的原因,别往我身上泼脏水因为有个人安慰过我我才让你骂一顿,但不是为了让你们在背后欺负议论。

南方战火日记

第一章、千疮百孔中相遇
      一九三七年,恰逢乱世,大地之上尸浮遍野,赵吏记得那些年的魔兰开得特别旺盛,浮白晶莹的花束上满载了死气,人间堪比地狱,那些尸体无人收取,只得腐烂在地里,他们的尸身供养着魔兰,让它在大地上盛开更旺。一片惨戾的肃杀之状。战争永远是肮脏残酷的。

      他微闭的眼睛开始周圈发黑,被太阳的光刺得有些发疼,他夜以继日将逗留于人间的鬼魂一个个地送走。累了,就倚靠树墩上休息。

      他和阿金的相遇似乎是上苍早已安排好的精绝的相会,那个朝气勃勃的年轻人还有他队伍里所有的年轻人,他们的身上弥漫着另人绝望的死色。这场战争死了太多的人,老人,妇女,儿童还有最神圣的军人,他们的性命都成了这场战争最无辜的葬品。

      赵吏倚靠在那儿,在人烟甚弱的空间里,阿金看见了他,那么的孤苦无依,如浮萍飘零,而赵吏能感受的只有一步步在靠近自己的年轻人身上所散发的浓重的死气。

       此时的赵吏再也不想跟人类有着过密的交集了,人类有生老病死,福乐沧桑,而摆渡人除了永恒的生命还有一幅让自己都厌恶到极致的冰冷的身体,岁月不老,而他也一直在这个世界上寻找能温暖自己心的人,可每一次找到了,都在匆匆数年之后与死亡作了一场凄凄的吻别,他爱上他们,又亲手送走他们。

       人类的眼泪是咸的,而自己的眼泪是无味的,连心痛的感觉都没有。

       阿金走到了他身边,一声声温柔的唤着:“老乡!老乡!”

       他离得那样近,稚嫩俊俏的轮廓就这样带着火光的炽热闯进了赵吏的人生,他的身上背着冲锋枪,在最前面行走的是代表着中国最正义的队伍,他们穿着军装,却都身影单薄,他们用最后一点儿身体的余温趋散着这块大地翻涌的戮气。

       赵吏看着阿金对前途迷惘又坚毅的双眼,脱口而出:“你怕死吗?”

       死亡是人人都惧怕的东西,但心有担负的人会避讳却不会恐惧,前面的队伍也越走越快,阿金也没有多少时间与他去讨论生死的问题,他只知道,多耽搁一分钟,日军的屠刀下便会多一重冤魂。他走时给赵吏留下了所有的干粮和仅剩的一壶水,心想着,只要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这个瞎了眼的孤苦兄弟和数以万千的穷苦百姓他们就会有活路,就会有最幸福的人生。

      赵吏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忽然备感凄凉,这个少年,这么年轻,却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可他最终会死去,死在残酷的战场上。而自己除了收取他们的灵魂什么都不能做,一滴冰凉的泪滴在手上,融化了一己之身最后的薄思。

       

       礼物 @≮伊妧≯  @鲸落HAN  @鲸落浅陵  @嘿、阿雯
      @瓜尔佳-霁玉  @懒惰的宅女0929  @欢 @

我退圈了

谢谢喜欢我的人对我的喜欢,也谢谢讨厌我的人对我的讨厌,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被人污蔑又被人折辱的感觉就像翻涌的潮气,腥气的恶心扑面而来,这恰恰是最能体现人心的时刻,谢谢那个妹子在关键时刻对我说给我一个拥抱,我将永远记得你给我的温暖与柔情,如有一天,必当重谢。

      我想对某个自以为我借了你的梗的妹子说,我重来没有借过你的梗,我的每一篇文章里都有大明宫词和灵魂摆渡的影子,唯独没有你的,关于你的指控我问心无愧,无论你以后带多少人污辱我,反正我也看、不到,从此也不会参与你们的自以为是的游戏了。那些看戏的,因为莫须有的指控把我当玩意儿的人可以停停了,我与你们没有杀父之仇,夺夫之恨,也自然没有仇恨。

      我的小说会继续更下去,但短时间内不会开放,因为太不值得,等哪天一直在我身边鼓励我的人还在,我会更。

     再重申一遍我借过大明宫词和灵魂摆渡唯独没借过某人的。我没有做过的事是不会认的,我这人就像诗里写的那样宁可枝头抱香死,不曾吹落北风中。我没做过的事再逼我承认我也不会认。哪怕我即刻被车撞死,车裂而亡我都不会认。

    关于我借大明宫词和灵魂摆渡的梗我说明一下,因为他们是我的最爱,我把我最爱的东西放在一起我觉得整颗心都被填满了。

      还把我当朋友的人可以继续把我当朋友,可以在聊天栏里私信我,我加你们微信。我带你们去别的圈里品古琴,学古诗。可以远离糟心的地方糟心的人。把我当玩意儿的人若觉得好玩你们继续,反正我看不到。 @宋力心  @懒总  @≮伊妧≯  @栀清°  @wailater  @小狐狸  @鹿鸣小哥哥   @吃可爱长大的小包子  @更深都寂寂  @贺兰百灵  @youger流年   @弥休阿米  @鲸落HAN  @再见青铜门

真的很喜欢这首曲子,我花了两个月时间终于学会了这首曲子,能够完整的弹出来了,如果出了书送给好友,里面应该会有内存卡,里面是我用古琴弹的曲子,其中一首就是长相守。每当我弹长相守的时候,我脑子里想到的都是陵光那万千风华,倾国倾城的脸。缠绵的曲调像极了多情的他,激昂部分像极了他爆燥的小性子,最重要的是长相守是弹给爱人听的,什么人能听长相守,当然是爱人啦,所有爱陵光的人。

最近在写给出版社出版的书,是写一个弹古琴的小姐姐用琴声帮人治疗心理疾病的故事,每一个故事每一段人生,伤感,幸福,悲伤,绝望交织在一起,我采访了几十个有故事的人,历经人间沧桑,哀喜分庭的人来和我一起完成这个作品,我很喜欢。执光文等我写完这个另更,如果有我的粉丝可以免费送一本,如果讨厌我的。或是假装喜欢我的那就算了,不喜欢我的可以取关了。谢谢大家。

抱歉,我受不了别人污蔑,我用过灵魂摆渡,用过孝庄秘史的私设就是没用过你的,我为人坦坦荡荡,不求人喜欢,但也请别污蔑我,还有,如果有人用过你的,请不要栽赃给我,我既然发出来,就不敢得罪人,不喜欢我的,喜欢拿别人的事栽赃给我的,请取关。我这人说话直,不喜欢拐弯抹角,不喜欢虚伪,如果我伤害了你们喜欢的太太,请取关

刚刚回到长沙:

应该不完了,一半都没有,坐了很久的车,很累,想休息

平版写字慢,而且我对自己文的要求很高,写得不好的地方我得仔细改,所以承诺的很快更完一章可能需要时间,在这里给大家道个歉,我们明天下班后周末休息,到时候一定更完